对于那些说我脑子有问题的人,我只想说:尔等逗逼怎能明白我等?
在你们那所谓“正常”的思维看来,所有历史上著名的天才都是神经病,没有这些人,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傻逼怕是还停留在原始社会。